當前位置:100EC>生活服務電商>“人道”裁員2000人 WeWork的新紀元?
“人道”裁員2000人 WeWork的新紀元?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21日 11:00:49

(網經社訊)從470億到250億、150億,再到28億,只用了短短幾周,WeWork估值的95%便蒸發殆盡。

8月14日晚,共享辦公企業WeWork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FORMS-1招股書,證券代碼為“WE”。彼時WeWork風光無限,是一級市場估值最高的美國獨角獸,價值470億美元。

但也是從那時起,WeWork步入多事之秋。日復一日的頭條報道質疑WeWork的財務問題,這令不少投資者質疑公司估值。而媒體曝光了創始人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在飛機上吸食大麻、公司高管人員均為其親屬,這些撲面而來的負面消息讓WeWork的IPO之路步履維艱。

這讓該公司的大股東之一軟銀十分不滿,孫正義連同該公司董事會對諾伊曼忍無可忍。美國時間9月25日,亞當·諾依曼宣布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并放棄部分表決權。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WeWork的上市計劃由此一再推遲,一開始是從10月推遲至今年年底前IPO,到了10月1日,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卻發布聲明,正式撤回了招股說明書。

評級機構惠譽相應將WeWork評級降至CCC+,展望由穩定轉為負面。在此之前,標準普爾的分析師已經在9月26日宣布把該公司的信用評級進一步下調至垃圾級。

就在撤回IPO申請的三天之后,WeWork通知公司員工,將在本月底之前進行意義重大的裁員。據知情人士透露,裁員人數可能高達2000名,約占該公司全球員工總數的16%。

WeWork奉為圭臬的理念,是“Do What You Love”,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電影臺詞“愛你所愛、行你所行、聽從你心、無問西東”。但裁員正式實施之際,必然有很多人將不得不從這場盛大的創業派對里中途離場。

“人道”的例行裁員

創業公司的員工們經常擔心,一旦公司上市,就意味著創業的樂趣行將消散,變得興味索然。因為到那時,公司將在每個季度發布財務報告,各項支出都受到嚴格控制,甚至茶水間的咖啡都會換成更便宜的。

但對于WeWork而言,沖擊上市失敗可能會帶來更糟糕的命運。

距WeWork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僅僅三天,三位高管在WeWork紐約總部的一個房間里就發布了裁員的消息。據參加會議的人士透露,出席這次員工會議的WeWork新任聯合首席執行官阿蒂?明森(Artie Minson)和塞巴斯蒂安?古寧厄姆(Sebastian Gunningham),以及該公司聯合創始人米格爾?麥凱維(Miguel McKelvey)表示,削減成本的措施將包括實施裁員。WeWork已經告知員工,裁員最快將于本月開始。

盡管高管們沒有具體說明裁員人數,但知情人士預計,這一數字約為2000人,包括可能被剝離的業務部門的工作崗位。此番裁員數量將占WeWork全球員工總數的16%左右。不過,WeWork裁員的細節仍在制定當中,裁員人數可能會發生變化。截至目前,WeWork發言人尚未對此報道置評。

創辦于2010年的WeWork,目前在29個國家和地區的111個城市擁有528家分店。截至今年6月份,該公司在全球大約有1.25萬名員工。今年年初,WeWork宣布公司更名為The We Company,未來包含三個不同的業務線:WeWork(工作)、WeLive(居住)和WeGrow(教育)。

派對即將結束的跡象,既微妙又直接。在WeWork的大部分員工會議上,哪怕是議題沉重的會議上,都會有一杯含酒精的飲料。但這次會議上卻告闕如。

一名員工在會上問起,WeWork全球峰會(WeWork Global Summit)是否會仍然如期在明年1月舉行。WeWork全球峰會是洛杉磯的一項明星盛事,員工們每年都期待著它的到來。在已經過去的2019年全球峰會上,包括“星二代”賈登·史密斯(Jaden Smith)和花樣滑冰運動員亞當·里蓬(Adam Rippon)在內的演講者對WeWork員工發表了講話。

但WeWork公司的高管明確答復該活動不會舉行。

隨著開支得到控制和企業文化的轉變,其他的大額預算派對可能也會被停辦。此前,WeWork曾為員工舉行過一些不走尋常路的公司活動,比如以韋克萊夫·讓(Wyclef Jean,美國說唱樂巨星)為主角的奢華萬圣節派對,或是以創作歌手Lorde為主角的英國鄉村夏令營。

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的削減成本,與Uber目前的情況類似。叫車巨頭表示,今年夏天裁員了800多人,它還取消了員工周年紀念的慶祝氣球。這兩家公司的最大股東都是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 Corp),而且都陷入了嚴重的盈利困境。不同的是,Uber已經上市成功,盡管其在上市首日大跌7%,目前市值維持在498億美元左右(上市時為750億美元)。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WeWork的員工早已對例行解雇習以為常,盡管這與典型的成長型初創企業不同。WeWork表示,這家成立9年的公司定期裁員,以淘汰表現不佳的員工。2016年,該公司解雇了數百名員工。當時WeWork還召開了一次員工會議來討論裁員的舉措,那次會議在嘻哈樂隊Run-DMC的一名成員的表演中結束。

今年春天,WeWork又炒了300多人的魷魚。每一次,在裁員之后,WeWork都表示將加快招聘速度。但這一次,WeWork沒有發表這樣的聲明。

這次裁員看起來有些不同,或者可以說是WeWork公司新紀元的起點。WeWork仍然是私有的,但它不再是一家初創公司了。它的精神領袖亞當和麗貝卡·諾依曼在投資者的壓力下離開。第三位創始人米格爾?麥凱維與新任聯合首席執行官阿蒂?明森、塞巴斯蒂安?古寧厄姆擎起了大旗,但他們討論的話題不再是吃肉的危害或提升全球意識,而是資產剝離、努力調整業務規模和更為穩妥的增長。

據 The Information 報道,WeWork首先將裁撤多達 500 個技術職位。最初裁員將在軟件工程、產品管理和數據科學團隊中進行。由于該公司希望出售包括Managed by Q、Teem、SpaceIQ、Conductor 和 Meetup 在內的資產,WeWork可能還會裁撤另外 150 個職位。

據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的一位高管表示,這次裁員將以盡可能“人道”的方式進行。

融資談判破裂

WeWork決定大裁員,宏觀的原因當然是IPO受挫導致外界預期悲觀、估值暴跌。但更現實的因素,或許是其最近融資不順。

以WeWork風頭大盛的印度為例,據媒體報道的消息,當地時間10月10日, WeWork印度分公司大股東吉圖·弗瓦尼(Jitu Virwani)表示,自撤回上市計劃以來,WeWork與印度當地銀行ICICI Bank就1億美元融資計劃進行的談判已經破裂,該公司正在進行談判,擬向新投資者籌集2億美元資金。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弗瓦尼的房地產開公司Embassy集團在美國私募股權基金Blackstone Group支持下,于兩年前成立了WeWork印度分公司,并一直在與WeWork的全球母公司The We Company洽談將大部分業務出售給WeWork的事宜。

弗瓦尼表示,如今這些討論已被無限期擱置,Embassy集團正在通過出售部分資產來籌集約400億盧比(約合5.63億美元)資金。如有必要,這筆錢將被投資于WeWork印度分公司。

在近日上市受挫之后,總部位于紐約的WeWork于上月免去了創始人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的首席執行官職位,并采取了旨在吸引新投資的財務舉措。但投資者對WeWork迅速增長的虧損以及涉及長期租賃和短期出租空間的商業模式能否經受住全球經濟低迷的打擊表示擔憂。

與WeWork在日本等其他國家的業務不同,Embassy集團為WeWork印度分公司爭取到特許經營商的地位。今年早些時候,印度媒體報道稱,Embassy正在商談以27.5億美元的價格將70%的股份賣回給TheWe Company。

WeWork正從其最大的支持者軟銀集團(Softbank)尋求10億美元注資,以推進重大重組。招股書顯示,成立至今,包括今年早些時候軟銀(SoftBank)的注資,WeWork已經籌集了超過80億美元的風險投資。

不過,9月底,在加州帕薩迪納市五星級朗廷酒店的一場私人聚會上,軟銀集團CEO孫正義(Masayoshi Son)向其投資組合公司的CEO們傳達了一條信息:盡快盈利。

在這場私人聚會上,孫正義向投資組合公司強調了優良治理的重要性,而WeCompany的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并未出席此番私人聚會。在那場私人聚會的幾天之后,We Company的第一大機構股東軟銀牽頭驅逐了亞當·諾依曼。后者的激進擴張策略,讓WeWork在過去的三年半里凈虧損高達35.9億美元。

此前招股書顯示,WeWork2019年上半年收入約15億美元,去年同期7.6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凈虧損達9億美元,去年同期為7.2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總支出約為29億美元,其中租金成本超過12億美元,去年同期為6億美元。WeWork的代理費用、人員管理等費用也在持續上漲。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弗瓦尼在記者招待會上稱:“不管有沒有諾伊曼,我們的業務都會留在這里。雖然WeWorkIPO失敗對我們來說是個巨大挑戰,當我們希望從ICICI籌集1億美元資金時也遇到了挫折,但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決定將自己的資金投入到這項業務中。”

弗瓦尼表示:“即使把所有的錢用于支持WeWork印度分公司的發展,我們也將繼續堅持下去。”弗瓦尼的兒子卡蘭?弗瓦尼(Karan Virwani)是WeWork印度分公司的負責人。

科技公司OR地產公司?

自提交招股說明書起,WeWork就被聚光燈聚焦掃視,其財務狀況、商業模式以及管理層也由此備受矚目纖毫畢露。

盡管據媒體報道,諾依曼坐在薪酬委員會上決定給自己發多少工資,在奢侈品上花費越來越多、在公司上的時間越來越少,在辦公室赤腳行走、旁若無人地放著狂躁的音樂,大聲吆喝員工,龍舌蘭酒不離手,等等行徑不一而足,但人們尤其是投資者最關心的,還是WeWork的商業模式。

2010年,米格爾·麥凱維、亞當·諾依曼與其妻子麗貝卡·諾依曼在紐約創立了WeWork。就像Uber改變了人們出行習慣、亞馬遜改變了人們購物的習慣一樣,當時人們都覺得WeWork的出現顛覆了商業地產的玩法,改變了人們辦公的習慣。

但這么多年下來,人們發現本質上WeWork的模式非常簡單——長租辦公樓,將其改造再出租,賺取中間差價。說得直白一點,WeWork就是一個二房東,在市場上找到房產,長租下來改造成共享辦公空間,然后以更高的價格出租給個人或者初創公司。

這一商業模式并不復雜,但WeWork被加上“共享辦公鼻祖”“顛覆傳統寫字樓”等光環后,一切就不同了。2016年至2018年,WeWork的營業收入從4.36億美元增長至18.21億美元,每年同比增幅均超過100%。截至2019年,Wework共有60.4萬個工位,占有率達87.25%。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然而,現有的共享企業卻有自身經營的弊端,主要體現在造血不足。出租商品的價格彈性低,競爭門檻也低,這進一步抬高行業的邊際成本。于是,租賃行業低毛利率的稟賦需要規模效應。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WeWork等規模擴張意味最快的市場占有。

市場細分產業的共享鼻祖們似乎都會陷入相同的怪圈,即收入越高虧得越多。除開WeWork外,Uber、Lyft、滴滴等同樣處于虧損境地。從商業本質上看,這是極端追求規模創造帶來的市場結果。

對WeWork來說,其迫切需要融資的現金來支持公司的持續運營。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在過去三年已經虧損了30億美元,且還在繼續燒錢。在2019年上半年,WeWork燒掉了近24億美元的現金,幾乎相當于其2018年的全部現金支出。WeWork在未來四年間至少需要72億美元才能度過現金流為負的時期,但如果2022年出現經濟衰退的情況,其現金的需求將增加至98億美元。

WeWork最大的支出是空間運營支出,其中大部分是租賃的費用,公司一般與房東簽訂10至15年,租賃的費用一般用直線分攤法計算在每期的費用支出之中。公司的2016-2018年的空間運營支出分別為4.3億美元,8.1億美元和15億美元,占總營收的比例為99%,92%和83%。雖然有下降的趨勢,但仍然占了營收80%以上。

截至2019年6月 ,WeWork有470億美元的租金承諾,將在未來5至10年內支付。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商業模式,具有相當高的租賃風險。因為簽訂合約之后在未來數年公司承諾支付數十億美元,但卻不能保證未來經濟情況保持良好。

在2019年上半年,WeWork每創造1美元收入就虧損約2美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了6.9億美元,同時還面臨著市場狀況可能會變得更糟的風險,投資者可能會對一種在經濟衰退期間沒有經受考驗的商業模式更加緊張。

為了減少租賃的風險,WeWork開始購買房產,開始接受租賃期限更長的租客。WeWork的企業會員數在2018年達到40萬,企業會員占比38%,今年二季度這個數字是40%。

租房買房讓WeWork變身為重資產類公司,2019年該公司總資產達270.5億美元。盡管WeWork仍然稱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但運營得越來越像房地產公司。

“人道”裁員2000人,WeWork的新紀元?

事實上,WeWork并不是第一個提出共享辦公的企業。早在30年前,比利時公司IWG (前身Regus)就開始做這門生意。根據美國媒體Recode整理的數據顯示,IWG在會員數量、覆蓋國家和城市、運營的辦公地點數量、全球的租賃面積各方面都大大超過WeWork,但是估值只有37億美元,遠遠低于WeWork最高的470億美元。

沒有獲得更高融資支撐的共享企業,只能被市場淘汰。隨著資本趨于理性,那些頭部企業也只能內部造血回籠現金。WeWork撤回IPO申請,融資中止也說明資本市場對這一模式的審慎態度。

正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所說,WeWork首次公開募股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投資者正在遠離動量股,回歸價值股。這表明,他們不再愿意為過度投資買單。

“在我們看來,為沒有實現盈利的企業提供慷慨資金的日子已經結束了。”(來源:志象網 文/Andolini)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排三计划